丧尸、鬼魂、怪兽为一体的惊悚片,吓哭了一片人!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6-13 23:31

  芬兰有那么一部惊悚片,特别嗨。

  不知道观众怕什么,干脆把丧尸、鬼魂和怪兽三大恐怖巨头一起搬了进去,

  配合以“萝莉的内心”为主线的压抑故事,再穿插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线索和悬念,

  吓得社长二话不说就想图解给你们看:

▼ 

  《黑暗楼层》

  故事的主角当然就是一位小萝莉,名叫萨拉,患有癫痫和自闭症。

  在医院治了很久就是没有好转。

  一次在做脑部CT时,萨拉不断向周围人求助说不想继续下去,这台机器正在伤害她。

  医护人员告诉她这不会让你疼痛,只是一些噪音而已。

  随着噪音的影响,萨拉进入了睡眠。

  突然,机器发生了故障,冒出了烟,萨拉也从睡梦中惊醒,

  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一边在机器里挣扎一边不停的喊着:我要红色的蜡笔。

  父亲把她从CT室带出来后,立刻给了她一支红色的蜡笔。

  萨拉拿起红色蜡笔,在纸上画着诡异的图像。

  父亲觉得这个医院没有治愈自己女儿的能力,决定带她出院。

  正当父亲和医生谈论出院一事时,一个神秘男子走到萨拉身边,低下身对她说轻声说了一句话。

  说完萨拉手中的蜡笔就掉到了地上。

  失去蜡笔的她,又开始带着愤怒和悲伤的表情,吵着要红色蜡笔。

  父亲只好不断的安抚她。

  夜晚临睡前,她告诉父亲,自己很想回家。

  父亲望着雷雨交加的窗外,斟酌了很久,决定现在就带萨拉离开医院。

  正当他想带着萨拉坐电梯离开时,萨拉却突然不想进入电梯,此时正好一名护士叫住了他们。

  护士建议他再留院多观察几天,因为萨拉是离不开医院的。

  父亲执意要走,护士也跟着他进了电梯。

  一起进入电梯的还有一名手里揣着三只玩具熊的西装男人、一名强壮的黑人保安和一个面相丧气的胡子老人。

  当电梯运行到7楼和6楼的中间时,突然出了故障,上不去也下不来。

  一番呼救后,电梯停在了一个看似6楼却不是6楼的楼层。

  正片,就此开始。

▼ 

  电梯门一开,眼前是一片明亮整洁的医院走廊,装修灯光,和之前看到的没什么两样,只是,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一开始还以为是消防演习的一行人,愈发觉得事况不对劲。

  便决定使用标有安全出口的楼梯下楼。

  可楼梯门无缘无故的都被锁了。

  正当所有人的背后感到一丝凉意时,一个小房间突然发出了声音和闪光,

  前去一看竟然只是一台没有关闭的复印机。

  护士拿起散落在地上的纸张,印出来的都是一些模糊的诡异面孔。

  紧接着,萨拉的身体感到了些许不适,原来是到了吃药的时间。

  父亲便和护士计划着去药房拿药,走着走着,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女人。

  慢慢走进一看,这竟是个被挖掉了双眼的死人。

  受到惊吓的一行人开始了激烈的争吵,觉得这里一定是被什么坏人做了恐怖杀戮。

  而萨拉却画出了一副惊悚的女人面孔。

  他们找到另一侧没有被锁的楼梯,小心翼翼的下楼准备逃离。

  底层传来了几声类似打击的巨响。

  保安没怼几下,便被几枪从下而来的子弹射伤,立刻带着大家逃到了5楼。

  然而5楼的装修明显比6楼破旧得多,像是一层几年前就被废弃的医院楼道。

  大家一边争吵一边想着办法准备逃跑路线,

  萨拉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,独自转着轮椅到一个廊道里发呆。

  父亲立刻跟了进来,非常幸运的在附近的叶窗里看到一个灵魂状物体飘过。

  身为男子汉的他,怎么能因为这种东西而感到害怕呢,他不为所动。

  但回到人堆后立刻就被打脸,这个鬼魂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,让所有人都感到了恐惧。

  没一会儿,鬼魂便按耐不住寂寞向所有人显露了真身。

  吓得保安掏出胯下大枪猛的射了几发……根本没用。

  它瞬间提高自己的分贝,所有的显示屏和玻璃制品全都毁于一旦。

  一见敌方武力高强,一行人拔腿就跑。

  跑到一个死胡同房间,眼看着鬼魂就要追到他们,却被一个辐射器械吓跑了。

  大家长叹一口气后,纷纷承认原本相信科学的自己如今已经失了智。

  唯独西装男不服,他坚决认为这是大家的幻觉,见大家踌躇不前,便决定独身一人坐电梯下楼。

  事实就是他错了。

  果不其然,他刚进电梯就遇到了第二个鬼怪,一个徒手钻出铁皮的凶猛怪兽。

  保安和萨拉的父亲一听到求救声立刻赶来帮忙。

  三个男人和这个怪兽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打斗,

  最后保安用灭火器怼晕了怪兽,而西装男则被怪兽咬伤了腿。

  受伤的西装男疼痛难忍,自私的一面被完全展露了出来。

  他发现这些奇怪的生物和萨拉一定有着脱不开的关系,

  就不断的抱怨这都是萨拉的错。

  结果被萨拉的父亲一顿暴揍是肯定的。

  平静一段时间后,护士从楼道的紧急通话系统听到了一个“正常”女人的声音,他们断定这栋楼里一定还有活着的人类。

  一行人便又开始了探索之路。

  没想到沿着楼梯走到一楼,大门被堵了。

  正当他们束手无策时,楼梯上几层传来了诡异的击打声,

  吓得一伙人躲进了另一侧的小门。

  不进不知道,一进吓一跳,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大群被杀害的医护人员,

  其中一人还是萨拉的主治医生。

  随着一声巨响,刚经历一险的他们,又一个怪兽出现在了他们眼前。

  保安下意识挡在了所有人的前面,单独与怪兽对拼。

  怪兽力大无穷,能在两秒内把人的心脏活生生的从胸口掏出,

  结果可想而知,保安卒。

  这时候护士又在楼道的通话系统处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声音:你们在第几层?

  护士猛然间反应过来,这踏马是自己声音!

  这是刚刚自己在5楼对着机子喊出的声音……难道,这是一场无尽的死亡循环?

  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,为自己处在一个平行空间感到恐惧和绝望。

  此时萨拉正在画一副更加惊悚的面孔。

  父亲表示不能就这么让命运摆布,拉着护士往门外走,称要打破那堵被封住的大门。

  他找到一个榔头还没往门上敲打几下,楼梯上方就传来了奇怪的声音。

  刚想拿起捡来的枪往上方打,猛然间反应过来,

  原来一开始保安在往下问“是谁那在”的时候,是自己开枪打伤的他。

  本以为西装男被自己揍了一顿已经改过自新,父亲刚刚就把萨拉托付给了他。

  果然还是太天真。

  西装男非常不满自己悲惨的命运,拖着萨拉的轮椅往楼道深处走,想要把萨拉献祭给怪物们:

  而更加恐怖的东西正在等着这个自私到极点的男人。

  父亲和护士最终还是打破了大门,结果发现这里也并不是出口,而是一个更加阴森的楼道。

  他们在楼梯尽头发现两架已经被空气腐蚀的尸体,被一根铁器串联在了一起。

  虽然尸骨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“见怪不怪”,但这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伏笔。

  西装男使劲的求怪物们带走萨拉,背后却被失踪的胡子老头阴了一拳。

  他挥起拳头就往胡子老头脸上怼,直到把他打晕在地上。

  这时候第四个怪兽出现了,周围突然卷起了“沙尘暴”,父亲和护士也随着打斗声赶到了现场。

  还没等西装男反应过来,怪兽就一手把他按到墙上,瞬间掏出了他的心脏,西装男卒。

  父亲趁机推起病床,用尽全力把怪兽砸晕到了另一个房间。

  护士回头再看看胡子大叔,相信你们也发现了,现在的他,看起来像已经死了好几天的尸体。

  萨拉的病情又开始控制不住,父亲和护士便再次进行找药行动。

  可找着找着,一个不小心,萨拉消失了。

  两人开始分头寻找,途中护士碰到了正在吃死人肉的某一只怪兽,机智的拿起电击器反击了它。

  而父亲这边,却走到了一个原本“该有的世界”。

  他感到无比惊讶,不断的向正在忙碌工作着的医护人员求救。

  但谁也没有理会他,他急得伸手去触碰,却发现这些原来都是泡影。

  当他明白这里虽然光明无害,但一切都是虚假,他决定重新返回到阴暗的楼道里寻找自己的女儿。

  没想到刚一回去就被那个“沙尘暴”怪兽逮住,

  眼看着自己要被对方掏出心脏,胡子老头拿起一跟钢铁从背后插进了怪物的胸膛。

  怪兽瞬间被激怒,反过身来用自己身上插着的钢铁插入了胡子老头的胸膛。

  既然要死,咱就一起死。

  这就有了前面父亲和护士发现的两架腐烂的白骨尸体。

  这下胡子老头是真的死了,父亲和护士只能带着萨拉继续逃窜。

  到这里,影片也快接近了尾声,大BOSS终于也被逼了出来。

  三个人立刻躲进了充满危险的电梯里,想去1楼却死活到不了,电梯直接下到了-1楼。

  本以为他们可以开着地下停车场的车逃离这栋大楼,没想到一开始出现的“尖叫女王”鬼魂又缠上了他们。

  护士的小腿被鬼魂狠狠抓伤,完全失去了奔跑的能力。

  在经过一间停尸房的时候,更奇葩的事情又发生了。

  所有的尸体都“活”了过来,变成杀人不眨眼的丧尸拼命追着他们。

  父亲带着萨拉跑,而护士最终还是被丧尸扯进了房间,活活咬死。

  这下只剩下父亲和萨拉俩人。

  父亲捶胸顿足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带着萨拉躲进一辆破旧的小车,幸运的是这辆车竟然还能开。

  但是大BOSS毕竟是大BOSS,没有什么凡人能够战胜它。

  开到绝路时,父亲做了一个决定,他把女儿抱到一辆废车旁边,告诉她“一定会有人来接你走的”。

  自己开上原来那辆车,直接撞向凶猛追来的大BOSS。

  但在即将要撞到的时候,最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大BOSS消失,眼前出现了一片刺眼的光。

  女儿发着光芒,站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  他慌张的跳下车,想问这是怎么一回事,却被突然出现的大BOSS吞噬了。

  见父亲化成灰烬,萨拉向大BOSS说:我想回家了,光明与黑暗不可共存。

  大BOSS非常生气,想要对萨拉做出攻击,

  镜头却突然回到了最开始萨拉在做脑补CT的时候。

  萨拉猛的惊醒,挣扎着要蜡笔,而这次,不是红色蜡笔,是蓝色。

  之前从她身边经过轻声说话的神秘人,依然走过,

  这次,镜头移到了他的正脸,竟然是那个一直在危难时刻帮助他们的胡子老头。

  他告诉萨拉:我不觉得冷了。

  萨拉的蓝色蜡笔砰的掉落在地上。

  她依旧吵闹的喊着:我要蓝色蜡笔,我要蓝色蜡笔……

  故事结束。

▼ 

  没错,这又是一部死循环电影。

  从萨拉从CT机上惊醒之后的所有画面,全是萨拉脑中不断回放的梦境。

  作为一个自闭症儿童,她非常无助和孤独,社长很难想象到她心中过得困苦。

  大概用这样的剧情,隐约能够想象到萨拉对周围人的反感与恐惧。

  父亲说是要把他带走,实际上在她心里,就等于抛弃了她。

  片中有很多的对话隐喻到了这一点,而护士机械性的照料,带给她的是一颗只想要完成任务的冰冷的心。

  西装男是她心中最讨厌的那类人群,因为从小就被周围朋友们欺负,她把这些阴影强加在了西装男身上。

  保安则是类似有着强大统领心却同时也背负着巨大责任的那类人,或许是医生、或许是曾经的老师。

  而一直帮助他们的胡子老头,在整个“游戏”过程中宛如NPC一般的存在,只有他,才是萨拉心中仅存的一丝温暖。

  或许在这次“红色蜡笔”游戏之前,已经有过几十几百次的循环,

  但观众还能欣慰的是,在影片最后,萨拉拿着蓝色蜡笔画圈的时候,

  她用了顺时针的方向。

  红色蜡笔时,是逆时针的。

  说明她的心正在一步一步逐渐的向光明展开,

  这是一个好征兆。

  或许,再多循环几次,世界真的就不一样了呢。

  至于片中的鬼怪或许你们想吐槽,但是社长也不得不说一下,

  这五个长相奇葩的怪物,是以一个真实存在的乐队为原型改编的,

  乐队的名字叫Lordi,片中的萨拉是这个乐队的粉丝。

  是不是觉得很神奇?

  想看这部电影,就来社长地方,公 号(dygxs520),还有超多免费电影和美女可以看哦。

  责任编辑: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